全站资源开放下载,感谢广大网友的支持
链接失效请移步职业司平台
非盈利平台

非盈利平台

只为分享一些优质内容

Java帮帮-微信公众号

Java帮帮-微信公众号

将分享做到极致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更方便的阅读

职业司微信公众号

职业司微信公众号

实时动态通知

安卓APP

安卓APP

我们从此不分开

程序员生活志-公众号

程序员生活志-公众号

程序员生活学习圈,互联网八卦黑料

支付宝赞助-Java帮帮社区
微信赞助-Java帮帮社区

没娱乐、没性生活,中关村程序员要被逼疯了

54
发表时间:2019-06-30 10:42

在北京四环路西北部的中关村,聚集了这座城市最多的科技企业和最优秀的技术人员,因为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坐落于此,这里被称为中国的“硅谷”。聚集在这里每天过着“996”的生活的程序员们,他们真实的生活现状是怎样的呢?经过《南华早报》向中关村和北京其他地区的技术工作者的探访,结果发现,这群年轻人都面临着在 30 岁之前被“倦怠”榨干的危险。

没有睡眠,没有性生活,30 岁之前就被“倦怠”榨干

字节跳动已经制定了一项所谓“大 / 小周”的政策,这家公司 6000 多名员工大部分每隔一周周日都要上班。

在硅谷,员工的平均留存时间为 3.65 年,但在中国科技公司,这个数字少于 2.6 年。

一位创业者,正在想方设法让他的公司活下去,他已经很多个晚上无法入睡了。一个女孩在面试时被问到是否愿意与男友分手。一对年轻夫妇想要自己的家庭,但下班后没有精力拥有性生活。

和计蒜客创始人、26 岁的计算机专业学生余浩然一样,这些都是中国科技行业数十万年轻职场人正在面临的挣扎。余浩然于 2014 年在中关村创业,教孩子们编程。

在风险资本的支持下,余浩然晚上和周末不停工,把公司从一个只有 10 个编程人员的团队发展成一个估值 2 亿元人民币(2980 万美元)的团队。但他个人却为此付出了代价,患上慢性失眠症,有时每晚只能睡两个小时。

“我从没有想过要过真正的生活,”余说道,指的是他的创业生活。“在创业完成之前,我不会想任何其他东西。”

随着科技公司发展放缓,中国的“996”职业“道德”之风蔓延开来。

根据胡润百富报告,去年中国每周都会产生四位新的亿万富翁,其中技术是新财富的最大生产力,其次是房地产。

在每一个成功的故事背后,都由成千上万拼命工作的人造就,希望成为下一个马云。

在中国的科技产业中,年轻员工和企业家必须不断地与对工作的倦怠作战,同时还要担心职业天花板、裁员和有性别歧视的工作环境等更大的问题。

终于,有些人意识到,为了自己的健康,他们需要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也有另外一些人正在试图摆脱这个充满资本、炒作、机会主义的科技世界。

文中接受采访的大型科技公司的员工均为匿名,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公开谈论他们的工作。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真正瓶颈,是后场村路的交通堵塞

中关村曾是中国古代太监的坟场,位于北京四环路的西北部。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这一隅见证了联想、新浪、滴滴等中国技术公司和互联网初创企业的崛起。根据统计,每天有多达 80 家科技初创企业在中关村诞生。

中国的创新实力不仅在于这一个地方,而在于许多其他孵化中心。

计蒜客创始人余浩然在中关村办公大楼地下室的一个合作空间开设店铺,部分原因是他可以更轻松地从附近的中国顶级学术机构中挖掘人才,比如清华大学。

近年来,中关村变得拥挤、昂贵,迫使大公司将办公室迁往更偏远的地区,而这些地区又成为北京最新的科技中心。

西二旗是其中之一,百度、新浪、网易和滴滴在内的公司都坐落在这里。另一个是位于北京东北部的望京,现在是交付巨头美团点评、约会应用程序陌陌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的北京总部所在地。

这给这些年轻人带来了新的问题:日常通勤。

国人经常在网上开玩笑说,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真正瓶颈是后场村路的交通堵塞,这条四车道的街道两侧都是大型科技公司的院墙。在那里,基础设施的发展远远落后于科技公司的发展。

去年夏天,一场暴雨淹没了西二旗。


图1:没娱乐、没性生活,中关村程序员要被逼疯了


一位在西二旗工作的 33 岁产品经理,作为一名北京“土著”,他和父母妻子住在一起,每天早上 6 点起床,通勤花费 2.5 个小时,需要倒两趟地铁和一次公交。

他说,不管地铁有多挤,只要有个座位他就能睡着。

有的人选择避开耗时的通勤。一位 20 多岁的市场专家搬进了西二旗一座十多年的老房子,距上班地点十分钟路程。她和室友群租三间房子,每